欢迎光临,修元养生网

暴发火眼的中医辨证论治

暴发火眼红肿痛,多由外感风火重。因势导邪从外出,凉血养阴有妙用。

暴发火眼,为外感风热火毒,突发红肿热痛之外障眼病也。羞明流泪,生眵起翳,或轻或重,或有或无,因人有别,随证而异。临床上根据是否传染和有无星翳,有暴风客热、天行赤眼和天行赤眼暴翳之分,但并不局限于上述三者,凡突发红肿热痛之眼病均属于此。

“暴风客热忽然猖,胞肿头疼泪似汤,寒热往来多鼻塞,目中沙涩痛难当。”这是《审视瑶函》对暴风客热临床表现的高度概括。在治疗上主以洗肝散(薄荷、当归、羌活、甘草、栀仁、防风、大黄、川笃)并云:“治风毒上攻,暴作目赤,肿痛难开,瘾涩,眵泪交流”,旨在洗去肝经风热也。作者在临床上常用河间之法,每遇此证,常投防风通圣散加减治之,屡获良效。上述两方,法虽同而药力殊,即同为内清邪热,外散风邪之方,而药力则后者远胜于前者。证有轻重,剂有大小,随证选用,巧在其中矣!

“天行赤眼四时生,传染热泪肿赤疼。”这是《医宗金鉴·眼科心法要诀》对天行赤眼临床表现的高度概括。感四时风热之毒而发,老幼相传,赤肿流泪,羞明疼痛,故曰天行赤眼。历代医家多主以驱风散热饮子(防风、牛蒡、大黄、羌活、赤芍、连翘、栀子、薄荷、甘草、归尾、川芎)治之。柴胡、黄芩、黄连、银花均可酌情加入,则药力犹胜而获效更速。至于天行赤眼暴翳,病变已累及黑睛,黑睛属肝、不用清肝退翳之药,非其治也,作者常用新制柴连汤(《眼科篡要》:柴胡黄连黄芩、赤芍、蔓荆、栀仁、胆草、木通、甘草、荆芥防风)加蝉衣、木贼、秦皮等退翳药治之,疗效颇好。《眼科篡要》说得好:“目风兼火泪如汤,急用予家柴连汤。”黄岩之言,信不诬矣。若遇小儿天行赤眼伴有高热咽痛者,则吴鞠通所创的银翘散最为有效,加入石膏、板兰根,其效尤速,因咽接三脘以通胃,喉连五脏以系肺,热邪一旦侵犯肺胃必累及咽喉而红痛作矣,目赤以白睛为主,白晴属肺,肺热传目,则白晴赤痛,热邪弥漫于卫分与气分之间,则高热难退,故用辛凉平剂以解之,加生石膏、板兰根以清之,则邪热随之可消了。在治疗暴发火眼时,千万不要忽视外治法,外治包括外敷,涂搽,熏洗,发泡,点眼药等多种方法,它直接作用于局部,有利于药效的充分发挥。正如《审视瑶函》所说:“内外兼治,是为良医。”

暴发火眼虽为风火兼侵,但以火邪为主,善用寒凉泻火,此为要法。《审视瑶函》说:“寒药乃救火之方。”寒药包括苦寒直折,咸寒泻下,甘寒养阴三大类。临床多兼而用之,若遇重证还可加入其他方面的药物,将病邪围而歼之。因本病多为眼科急证,一般具有发展快,兼证多,反应强烈的病理特点。一般认为:泻火药中苦寒,咸寒,甘寒同用,或与解毒药配合能起协同作用,可以成倍地增加其功效;泻火药与退翳去障的药物配合,能起保护视功能的作用,可以控制翳障的发生发展,在泻火药中加入一些祛风解表的药物,不但能祛邪从汗解,而且可以克制其寒凝的偏向,有利于病变的恢复。

张子和说:“泻火之法,在药则咸寒吐之下之;在针则神庭、上星、囟会、前顶、百会血之。翳者可使立退,痛者可以立已,味者可使立明,肿者可使立消。”这位攻邪大师的妙诀在于因势利导,驱邪外出也。泻火药与泻下渗利的药物配合,可引导病邪或代谢产物迅速排出体外,邪去正安,事半功倍。水衰则有燥暴之患,火炎则有焚燎之殃,火邪最易动血伤津,目赤肿痛,尿黄便结,口渴脉数,就有这一病理反应的集中表现,泻火药与凉血养阴的药物配合,可以宁血护津,不但对治疗暴发火眼而且对治疗眼部的其他火证均具有相当重要的临床意义,如是则治疗暴发火眼的大法备矣。

——本文摘自《中医精华浅说》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修元健康网 » 暴发火眼的中医辨证论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