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经方治梅核气医案

施今墨临床善于成组双药合用的经验,通称“施氏对药”。《施今墨对药》中载桔梗、枳壳、薤白、杏仁。此四味药常常配伍应用,以治胸膈满闷,痰气不畅甚效”( 以下简称“桔梗四味”),笔者后在临床每遇梅核气患者,巧用施老对药,随证加味治疗数例,效果不错。
病案1

王某,女,32岁,于1998年5月11日就诊。自诉二天前,因与朋友发生囗角,自觉胸满不舒,始则咽喉有痰难咯,继而如食物滞留在咽部,并伴有声音嘶哑。舌苔稍腻,脉弦。辨证为气郁痰结,予“桔梗四味” 增益。
处方:桔梗12克,杏仁9克,枳壳10.5克,薤白9克,香附9克,半夏12克,旋覆花(布包)9克。3剂,水煎服,分早晚2次服,药尽病除。
经方治梅核气医案插图
病案2

张某某,女,58岁,于2001年10月6日就诊。因家庭纠纷,情志不遂,胸满气逆,咽喉不适,如有异物梗阻。诸医用疏肝理气等治法,咽梗不适未减。自诉咽部如有大枣样异物,曾疑食道病变,做钡餐透视,无阳性发现。同时伴有咳嗽吐痰,舌淡苔腻,根部略黄,脉弦滑。辨证为气郁痰结,仍用“桔梗四味” 加味,处方与上例同,3剂,水煎服。药后自觉异物缩小。二诊加生牡蛎20克,继服3剂,诸症消失。

关于“梅核气” 一证,后世多谓由于情绪不畅,肝郁乘脾,痰浊内生,痰气交阻于咽而成。治疗多宗张仲景《金匮要略》方之半夏厚朴汤。但笔者在临床中体会到,此证与肺气不无关系。因肺主一身之气,职司宣降,如宣降失常,痰涎结于咽,可致梅核气。
本证的病理机转,似是气郁痰结,肝郁为先,肺失宣降为其后,痰因郁生,结因痰凝,不可不辨。且临证病人又常伴有咳嗽吐痰、声音嘶哑等,亦说明病因与肺失宣降有密切关系。故疗此证,佐以宣降肺气,实为一法。肺郁得解,上焦通调,宣降有常,可助痰结消散。
施氏对药“桔梗四味” 治胸膈满闷,痰气不畅,是“采用桔梗之升,杏仁之降,薤白之开,枳壳之导”,宣降肺气,利咽散结,行气导滞,宽胸除满。又加香附、半夏、旋覆花解郁散结,化痰降逆,故疗效颇佳。痰结较久,还可加生牡蛎、海浮石等消痰散结。舌赤苔黄腻,证属痰热者,亦可加黄芩、川贝等清热化痰之属。
本文摘自《中国中医药报》,作者刘淑远。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修元健康网 » 经方治梅核气医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