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伤寒杂病论》中的虫类药汇总

编者按 《伤寒杂病论》在其300余首方剂中用土鳖虫、水蛭、虻虫、蜣螂、蛴螬、蜘蛛、蜂窠、鼠妇、白鱼9味虫类药,散在于抵当汤、抵当丸、鳖甲煎丸、大黄 虫丸、下瘀血汤、蜘蛛散、土瓜根散等7个方剂中,主要用治蓄血证,瘀血内闭的经闭、腹痛、癥积、疟母,寒气凝结肝脉之阴狐疝气等,以达破血逐瘀、活血通经止痛、消积化癥、破结通利除疝等多重治疗目的,显示了虫类药独特的功效和应用。今起本版将这9味虫类药的性味、功效,在《伤寒杂病论》中的应用,及其现代研究刊出。

土鳖虫

为鳖蠊科昆虫地鳖或冀地鳖雌虫的干燥体,又名 虫、土元。药性咸寒,有小毒,归肝经。具有破血逐瘀,续筋接骨功效,主治跌打损伤,筋伤骨折,瘀肿疼痛及血瘀经闭,产后瘀滞腹痛,积聚痞块等。

仲景用本品共有4方,即治“癥瘕”、“疟母”的鳖甲煎丸,治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的大黄 虫丸,治产后腹痛的下瘀血汤及疗经水不利,少腹满痛的土瓜根散。其功用,《长沙药解》云其“消癥而破瘀也”,《本草通玄》谓其“破一切血积”,《药性论》言其“破留血积聚”,《本草纲目》称其“行产后血积,折伤瘀血”。《本草经疏》则作进一步阐述,曰:“咸寒入血软坚,故主心腹血积,癥瘕血闭诸证……又治疟母为必用之药。”

综合上述,足以证明土鳖虫能动其瘀,祛其闭,为破血通经,攻瘀消癥之峻品,现代临床常单用或配入复方治疗筋骨折伤、急性腰扭伤、坐骨神经痛及冠心病、高血压、晚期肿瘤等。

研究表明,土鳖虫主含谷氨酸等17种氨基酸和砷等多种微量元素,其提取液及水提醇沉液分别有抗血栓形成和溶解血栓的作用;提取物可抑制血小板聚集,减少黏附率和聚集数等。

水蛭

水蛭为水蛭科动物蚂蟥、水蛭及柳叶蚂蟥的干燥体,俗称蚂蟥、马鳖。药性咸、苦、平,有小毒,归肝经。具有破血通经,逐瘀消癥功效,主治血瘀经闭,癥瘕积聚,跌打损伤,心腹疼痛等。

仲景用水蛭见于大黄 虫丸、抵当汤、抵当丸3方。《本草汇言》言其“逐恶血、瘀血之药”;《医学衷中参西录》谓其“在破血药中功列第一”;《本草汇言》称其“仲景方入大黄 虫丸而治干血、骨蒸、皮肤甲错、咳嗽成劳者……入抵挡汤、丸而治伤寒小腹硬满,小便自利,发狂而属蓄血证者”。仲景用水蛭每与虻虫、桃仁、大黄同用,如《本草经疏》云“(水蛭)其功用与虻虫相似,故仲景方中往往与之并行”;《绛雪园古方选注》释“水蛭能引领桃仁攻血,大黄下热,破无情之血结”。可见,仲景用水蛭,皆取其破血逐瘀之功。

现代临床常单用或配入复方治疗冠心病、心绞痛、高血脂、高血压、肝硬化、肾病及真性红细胞增多症等,尤其在防治心脑血管疾病和抗癌方面有特效。

研究表明,水蛭主含蛋白质,唾液中含有水蛭素、肝素、抗血栓素及组织胺样物质。其水煎剂有较强抗凝血作用,能显著延长纤维蛋白的凝聚时间;对血小板聚集有明显的抑制作用,抑制大鼠体内血栓形成,对弥漫性血管内凝血有很好的治疗作用。此外,水蛭水煎剂对肾缺血有明显保护作用,能降低血清尿素氮、肌酐水平,对升高的血清肿瘤坏死因子有明显的降低作用。

虻虫

虻虫为虻科昆虫复带虻的雌虫体,又名牛虻。药性苦微寒,有小毒。归肝经。具有破血逐瘀,散积消癥功效,主治血瘀经闭、癥瘕积聚及跌打损伤、瘀滞肿痛等。

仲景用虻虫有3方,即治下焦蓄血证的抵当汤、抵当丸,治虚痨有瘀血的大黄 虫丸。《本经》曰其“逐瘀血,破下血积、坚痞、癥瘕、寒热,通利血脉及九窍”;《本经疏证》称其“为搜剔之剂……治血结于下而病在上者”;《别录》言其“主女子月水不通,积聚,除贼血在胸腹五脏者,及喉痹结塞”;《日华子本草》载其“消积脓,堕胎”;《本草经疏》云其“虻虫,其用大略与 虫相似,而此则苦胜,苦能泄结,性善啮牛、马诸蓄血,味应有咸,咸能走血,故主积聚癥瘕一切血结为病”。可见仲景在方中用虻虫意在直入经络,破血逐瘀。

现代临床常用治冠心病、心绞痛等。研究表明,虻虫水提物在体外有较弱的抗凝血酶作用,体外和体内均有活化纤溶系统的作用,能显著延长出血时间,减少血浆纤维蛋白原含量,明显抑制血小板聚集率,降低全血黏度比和血浆黏度比,降低红细胞压积,改善血液流变学。

蜣螂

蜣螂为金龟子科昆虫蜣螂的干燥全虫,又名屎壳郎。药性咸寒,有毒。归胃、肝、大肠经。有破血逐瘀,攻毒通便,熄风定惊功效,常用治惊痫癫狂、大便秘结、淋病、癌症、肝脾肿大及前列腺增生等。

仲景用蜣螂仅见治癥瘕之鳖甲煎丸一方。方中蜣螂之用,如《长沙药解》谓:“蜣螂善破癥瘕,能开燥结,《金匮》鳖甲煎丸用之,治病疟日久结为癥瘕,以其破癥开结也。”说明仲景用蜣螂,取其破血逐瘀,消癥散结之效。现代临床常用治膀胱结石、尿道结石、麻痹性肠梗阻等。研究表明,蜣螂的油脂化学成分中含有大量的不饱和脂肪酸及自然界中较少见的奇数碳脂肪酸,并含有游离氨基酸、总氨基酸等。其醇提取物对人体肝癌细胞有抑制作用,对蟾蜍的离体心脏、家兔肠管及子宫有抑制作用,对血管有暂时的扩张作用,对蟾蜍的神经肌肉标本有麻痹作用;具有显著抑制实验性前列腺增生的作用,并具有对抗α受体激动剂去甲肾上腺素诱发的膀胱三角肌收缩作用。

蜘蛛

蜘蛛为圆网蛛科大腹圆网蛛等的全虫。药性苦寒,有毒。归肝经。具有祛风、消肿、解毒功效。常用治狐疝偏坠、中风口歪、小儿慢惊、口噤、疳积、疔肿、瘰疬、疮痈等。

仲景用本品仅见治“阴狐疝气者、偏有大小、时时上下”之蜘蛛散,该病乃因寒气凝结肝经所致。方中蜘蛛为君药,破结利气,配桂枝之辛温,引入厥阴肝经以散寒气,合为辛温通利之剂。《金匮玉函经二注》谓:“蜘蛛布网取物,其丝右绕,从外而内,大风不坏,得千金旋转之义,故主治风木之妖狐,配桂枝以宣散厥阴之气结。”因蜘蛛有毒力猛,后世常配伍橘核、川楝、香附、小茴香等疏肝利气之品以制之,疗效较好。

蛴螬

蛴螬为金龟子科昆虫朝鲜黑金龟子或其他近缘昆虫的干燥幼虫,又名地蚕、土蚕。性微温,味咸,有毒。有破血逐瘀,攻毒散结功效,常用治折损瘀痛、痛风、破伤风、喉痹、丹毒、痈疽、痔瘘等。

仲景用蛴螬仅见于治“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之大黄 虫丸,方中用其咸能走血,药性峻猛,蠕动啖血之功,旨在动其瘀,去其闭。《本经》载“主恶血,血瘀痹气,破折血在胁下坚满痛,月闭。”《本草纲目》谓:“能行血分,散结滞。”《长沙药解》云:“能化瘀血,最消癥块。《金匮》大黄 虫丸用之,治虚劳腹满,内有干血,以其破瘀而化积也。”《本经疏证》言“仲景所用通瘀药,不下一二十味,独于两目黯黑之干血证明用蛴螬”,足见蛴螬破血逐瘀之功较强。

研究表明,蛴螬水浸液1:1000以上能兴奋离体兔子宫;1:10000浓度对兔冠状血管、离体兔耳血管、蟾蜍肺血管皆有收缩作用;更高浓度还能收缩蟾蜍内脏血管。

露蜂房

蜂窠为胡蜂科昆虫大黄蜂或同属近缘昆虫的巢,今习称“露蜂房”。药性甘平,有毒。归肝、胃经。有祛风、攻毒、杀虫功效。常用治惊痫、风痹、隐疹瘙痒、乳痈、疔毒、瘰疬、痔瘘、风火牙痛、头癣等。

仲景用本品仅见于治“癥瘕疟母”之鳖甲煎丸1方。此方寒热并用,攻补兼施,为治疟母之主方。方中蜂窠之用并非主药,意在以毒攻毒,取其攻毒消肿,杀虫散结之效。《本草汇言》谓“祛风攻毒,散疔肿恶毒”;《别录》称“疗蜂毒、毒肿”。现代临床多配伍山慈姑、全蝎等,治疗多种痈肿疮毒、瘰疬,尤以治乳痈效果较佳。研究表明,蜂窠提取物有促进血液凝固的作用,并能增强心脏运动,使血压短时下降。

鼠妇

鼠妇为鼠妇科动物平甲虫的干燥全体,又名平甲虫、潮湿虫。药性酸凉,归肝经。有破血通经,利水通淋,解毒止痛功效。常用治久疟、疟母、经闭、癥瘕、小便不利、惊风撮口、口齿疼痛、鹅口诸疮等。

仲景用本品仅见治“癥瘕、疟母”之鳖甲煎丸1方。方中鼠妇之用,旨在破瘀消坚,散结化郁,并配伍鳖甲、zhe虫、蜂窠,共奏化瘀消癥,杀虫止疟之功。黄元御谓“善通经脉,能化癥病”,《本草求真》称“祛寒热瘀积”,《本草纲目》云“治久疟寒热”。今取其破瘀血,通经脉的作用,临床多用治癥瘕积聚、经闭痛经之瘀血重证,常与桃仁、红花等同用。

白鱼

白鱼为衣鱼科昆虫衣鱼的干燥全体。又名衣鱼、蠹鱼、壁鱼、书虫。药性咸温,有毒,归小肠、膀胱、肝经。有利尿、通淋、祛风、解毒功效,常用治淋病、小便不利、小儿惊痫、疮疖、目翳等。

白鱼仅见于《金匮要略》滑石白鱼散1方,云:“小便不利······滑石白鱼散、茯苓戎盐汤并主之。”滑石白鱼散以白鱼配滑石、头发等份为末,主小便不利,乃取其利水通淋之功。《神农本草经》言“疗淋”,《别录》曰“疗淋堕胎”,均是言其能利水通淋。现多认为白鱼以治血淋见长,但临床一般较少应用。

吴立明 河南省南阳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修元健康网 » 《伤寒杂病论》中的虫类药汇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